• 全国糖酒会官方展位预定,酒店预定
2017年糖酒会,第97届全国糖酒会10月在重庆召开;2018年成都糖酒会
糖酒会  您的位置  糖酒会首页 >> 曝光专栏 >>

圆明园兽首拍卖事件

[来源:中国糖酒会网  |  时间:2011-6-17  |  字体:[ ]
解说:鼠首兔首文物拍卖,神秘买家身份亮相,买而不付款,收藏顾问郑重表态,一石激起千层浪,违约将引发怎样的风波?《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这里是正在播出的《今日观察》,欢迎各位的收看。在今天的节目当中,我们要和大家关注的是圆明园兽首的拍卖事件,就在世人都在猜测,在上个月的25号在法国巴黎佳士得的拍卖会上,究竟是谁以3149万欧元,拍得了圆明园鼠首和兔首铜像的时候,这个神秘的买家昨天自己站了出来。在昨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这个叫做蔡铭超的人对外宣布,他就是大家猜测的那位神秘的买家,作为中标者,他同时也宣布,他将宣布拒绝付款,这一做法同样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我们究竟如何来看待蔡铭超“拍而不买”的做法?未来鼠首和兔首的铜像的命运将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今天的节目当中我们将就此事展开评论。我们两位评论员是何帆和张鸿,我们也欢迎电视机前的各位登陆央视网、腾讯搜搜网和搜狐网发表自己的看法,稍候我们会关注各位的网络留言。
  节目一开始,马上我们一块来看看这件事情相关的新闻背景。
  
  解说:自圆明园兔鼠首2月25日在法国巴黎被神秘买家拍下之后,神秘买家的身份一直是人们猜测的谜团,昨天这位备受关注的神秘买家,终于现身。10点30分,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会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并对外宣布,基金会收藏顾问蔡铭超,通过电话顾问委托的方式参与了圆明园兔首鼠首在法国巴黎的拍卖,并称为最后的竞拍者。
  
  蔡铭超(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会收藏顾问):当时我想,在那个时刻,每一个中国人都会站起来,只不过是给了我这个机会,我也只是尽了自己的责任,但我要强调的是这个款不能付。

  解说:买而不付款,不结帐,这将意味着法国佳士得的这次关于兽首的拍卖已经变相流拍。
  
  牛宪峰(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会副总干事):我们希望这种流失文物的拍卖,这不是第一次,但我们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解说:事情发生之后,法国媒体给予了高度关注,多个电视频道24个小时都在滚动播出这条新闻。据了解,佳士得法国总部正在起草一份声明,回忆蔡铭超之前新闻发布会上的表态,而更多的专家现在都在争论,蔡铭超违约将会面临怎样的后果,一种意见认为,蔡铭超将面临刑事制裁,根据法国法律的规定,蔡铭超有可能面临6个月的监禁和22500欧元的罚款。也有一些专家认为,他不会受到刑事的制裁,而只是讲受到民事的处罚,在民事处罚方面,蔡铭超将有可能面临巨额的赔偿金。
  鼠首和兔首铜像是圆明园12生肖兽首中,目前所能确定的,仍流落海外的两件,12生肖兽首于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流失,目前对于此事最新的表态,来自于昨天下午召开的全国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的首场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赵启正在谈到圆明园兽首拍卖仪式时,引述法国著名作家雨果的著作说。
  
  赵启正(全国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新闻发言人):有两个强盗走进了圆明园,一个叫英吉利,一个叫法兰西。我希望有一天,法国解放并涤清了自己,会把这抢来的东西送还给中国。
  
文物追讨:在理性与冲动间徘徊

  主持人:这位神秘的中标者浮出水面,多少有一点戏剧性,当然他在新闻发布会上,非常强调的一点说,这个款我是不能付的,也再度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其实他的举动多少有一点出乎人们的意料,我不知道你们二位怎么看?你们会觉得他的做法在你们的意料当中吗?
  何帆:我看不清楚,这个蔡铭超是想做什么?因为整个事件有点扑朔迷离,从他自己提供的说法就有两种,一种是比较高调的说法,因为他说这是一种爱国的行为。按照他的说法,每一个中国人遇到这样的时候都会站出来的。
主持人:能同此心。
  何帆:对。但是后来又有一种说法,通过媒体告诉我们说,为什么他现在不付款呢,因为事情有所变化。因为我们注意到,25号的时候,是拍卖会,但是26号在国家文物局的网站上贴出来一个通知,这个通知是专门针对佳士得的,就说你现在佳士得拍卖的这些文物,如果要入境的话,必须要提供合法的证明,就是你不是偷来的,也不是抢来的。那么这个蔡先生就说,由于我没有办法提供这个证明,这个佳士得没有办法给我提供这个证明,所以我没办法把这个文物搬回国内,所以我拒绝付款。
  那么还有就是我们在媒体里头看到还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种说法说,他是主动的设了一个这样的,设计了这样一个局,据说他在拍卖之前的时候,就非常关注这件事情,然后在拍卖期间呢,就基本上隐身了,而且跟很多收藏家实际上在事先的时候,有过沟通。
  主持人:对。
  何帆:有人是劝他不要这样去做,但是他最后力排众议,还是去做了,明知道这事件是有风险的,但是还是愿意去做。
  主持人:张鸿我不知道你注意了这样一个细节没有,在昨天的这个新闻发布会上,虽然只有短短的五分钟,但是这个主办方,叫中华抢救海外流失文物专项基金会有一位叫做牛宪峰的副总干事,在提到蔡铭超的时候,他说,这是一位令人敬佩的中国人。我不知道您怎么看蔡铭超的做法?
  张鸿:其实这个情绪延续到今天它是有逻辑可循的,虽然它有戏剧性,我相信绝大多数的人,是想到了开头,没有想到结尾。
  主持人:对。

  



  张鸿:因为在最初的时候,我们在拍卖之前也做过节目,开始我们是由官方的途径,向法方,包括佳士得表达了我们的意图,就是这个兽首是不能拍卖的,这是我们中国人的东西,然后呢,国家文物局其实也和佳士得有过接触,然后民间,其实司法途径也在走。
  主持人:还是律师团。
  张鸿:在拍卖前的一天,律师团打了官司,包括更民间的一些行为,在拍卖外边我们也看到新闻,很多法国民众也在那说,说这就是中国人的东西,应该归还,不应该拍卖。所以整个的从官方的到民间的这种情绪呢,也激发了整个中国人的,包括网络,包括媒体进一步的这种爱国的热潮。那在这种情绪下,在它拍卖的那个关键的环节点上,因为他自己也说,他的环节点上,他有这样一个爱国的冲动的举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理解的。
  主持人:我想在昨天的新闻发布会召开之后,蔡铭超作为一个大家猜测当中的神秘买家浮出水面,也一下子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对于他的这个做法很多人都给予了不同的一些评价,我看到一个网络调查,大概有7成左右的网友特别支持他,觉得非常让人大快人心,当然还有3成的网友保留了自己的意见。马上看看我们在网络上做的调查,我们各位网友在这一刻的留言都流露出了什么样的情绪。第一位叫做“意犹未尽”的网友他说,“赞成他的做法,咱们就得忽悠他们,给他们搅局,气死他们。谁让他们抢了东西不还,还让咱们拿钱买回来。”
  再来看一看下面这位网友“泥人”,他的留言是这样的,“能通过正常途径追回是最好的,但有的时候强盗就是强盗,不管过上几百年,强盗也许外表变得绅士了,但强盗的本质未见得会变,对付强盗只有以牙还牙。”
  下面这位“小红帽”的网友说,“如果佳士得拍卖合法的话,那索马里海盗也可以拍卖掠来的东西!”还是有一定的道理。
  我想蔡铭超的这一做法,的确引发了非常多的争议,那么从蔡铭超本人来说,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如他所愿,按照他自己最初的设想来说,他自己会不会遇到一些什么样的事,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在里面呢?
  张鸿:其实刚才新闻里已经说了,就是在法律上他还要面临一些后果,这个后果呢,可能会……
  主持人:仅拍了而未付款。
  张鸿:对,可能会有刑事上的,比如说你有六个月监禁或者是罚款两万多欧元,也可能会有民事上的,如果要是佳士得起诉的话,那民事上的这个责任他应该是跑不掉的,但是现在佳士得这一方还没有任何的表态。然后其实更本质是他个人的一些代价,一些信誉上的代价,你比如说几乎可以肯定,佳士得会把他列为他客户的黑名单,以后可能就没法在佳士得来拍卖了,来竞买了。然后可能会有一些国际知名的其他的拍卖行,也会把你限制,同时呢,也不可避免可能会有这样的一个结果,就是对涉及到中国文物这样一些拍卖,那可能会对华人的买家,可能会有更严格的一些资格的一些限定。
  主持人:何帆你觉得他的做法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尤其对大家所关注的这两件圆明园的文物来说。
  何帆:从蔡铭超本人来说呢,如果这是一个秀的话,这是一个三出,一个是他作为一个拍卖者他比较出位,他这个做法很多人没有想到,你拍下来了,然后你还不付钱,那么如果是作为一个收藏家的话,他的结局很可能就是像张鸿说的,就是出局,以后人家不带你玩了。
  主持人:从这个行当当中消失了。
  何帆:但是作为蔡铭超这个人来说了,现在可是出名,大大的出名,我们刚才也看到了,很多网友对他还是比较力挺的。但是这个结果不论如何的话,可能很难去改变我们现在非常关心的两件文物的命运。
  主持人:对。

  



  何帆:因为现在我们看到,有可能第一种情况是什么呢?就是现在佳士得可能会和蔡铭超一起来谈判,因为如果真的佳士得要向蔡铭超起诉的话,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因为人家毕竟在国内,你要跑到国内这个跨境的诉讼有很多困难。
  主持人:也不是那么方便了。
  何帆:对,有可能会双方坐下来谈判。那么可能这个结果就是最后蔡铭超用比较低的价格,比原来拍卖的价格要低很多,然后把这个铜首买下来,但是这个又会带来一个尴尬,就是买下来之后,他能不能够把这两件文物运回境内,而且如果你最后是蔡铭超买下来的话呢,那么你前面的这些,这些做法,有可能会被有些人认为你在以爱国的名义,在用赖帐的办法,来做一个商业的讨价还价,这个可能会出现一些打折扣。如果是说蔡铭超和佳士得之间没有达成一个共识,有可能会按照这个程序,就是出价第二高的那个拍卖人,他可能会得到。如果是说他也没有得到的话,也不排除在未来的时候这两件文物,有可能再一次出现在一个拍卖会上,所以我想不管如何,至少我们在现在,我们看到我们对于两个铜首对它们的命运我们还是被动的,我们没有办法回天,我们没有办法改变这两个铜首仍然是身在海外的命运。
  主持人:依然是要打一个问号。
  何帆:对。
  主持人:我想在这样一个事件当中,大家看到的新闻事实是一个中国人以3149万欧元的高价拍得了流失海外的文物,然后拒绝付款。那么在事实的背后,我们会有什么样的思考,究竟如何来看待蔡铭超他“拍而不买”这样的一种做法?马上继续我们的评论。
      
  解说:违约是否会引发对诚信的思考,文物追索回乡之路为何难上加难?事件又带来怎样的冷思考?《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好,欢迎各位回到正在播出的《今日观察》节目当中。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和大家关注的是圆明园兔首和鼠首铜像的拍卖事件,在昨天的新闻发布会之后,大家都看到了一个叫蔡铭超的中国人,他自己现身说,我就是大家猜测的那位神秘的买家,但是这样的一个举动之后,我将拒绝付款,因为任何一个中国人在这种时候,都会选择这样的做法,但是他的这个举动同样也引起了各方的广泛的争议和关注,马上我们在网络上看到的两幅漫画呈现给各位,大家来看一看在漫画当中传递出的这一番思考。
  这张漫画的两个主角就是大家所关注的,流失在海外的,而且这次被拍卖的两个圆明园的文物,它们表情大家留意一下,泪水不断地往下流,它们的心声是我想回家,可是还没付钱呢!这是不能让它们迅速地回归祖国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下面的这幅漫画,大家看,有个外国人阻挡着鼠首和兔首,他的原因很简单,你拍了就要给钱,但是这位竞拍者说,爱国,所以我不能给钱。你们二位觉得,这两幅漫画是不是传递出现在大家所关注的这个事件本身的一些最核心的东西?
  何帆:所以现在我们看到这两个兔首和鼠首的命运,有点纠结在我这个拍卖,我能不能通过拍卖让它回来,我想包括我们后面可能还会继续讨论到,能够让它们回来的办法还是有很多,不一定只是把我们关注的焦点看在这一次的拍卖会上。
张鸿:对,如果他爱国的话,他可以不去竞拍,但是竞拍了的话,就应该掏钱。
主持人:确实各方也发表了很多的观点,针对蔡铭超这样的一个做法,马上我们在下面的这个短片当中一起来梳理一下。
  
  解说:“这个款不能付!”在拍得圆明园鼠首兔首中标者蔡铭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追索流失文物的话题今天再次引发各位的讨论。
  在新浪网就此事调查中显示,截止到今天中午12点,有74.6%的网友支持买家蔡铭超拒付拍卖款,17.3%表示不支持。除了网友的声音,多家媒体的声音也对这一事件进行了双层关注。
  今天《广州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追讨流失文物不当冤大头”。文章说从情感上说,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追讨回流失海外的文物,但这种追讨不是以参与类似佳士得的无耻拍卖方式,更不是以花费高价购买的手段,而是应该以一种更为合理的方式,有理有据有节地索回。
  《新京报》的文章则提出了反对的意见,文章说“戏弄佳士得的爱国行为不值得鼓励”。文章认为,这种“戏弄”佳士得的所谓“爱国行为”几乎让本来堂堂正正的“追讨流失文物”行为发展成为一场“闹剧”。虽然逞一时之快,却也加深了外人对于我们“不按牌理出牌”的坏印象。
  一些境外媒体这两天也对此事表示了关注。英国《泰晤士报》2号发表评论说,如果蔡铭超果真是胜出的竞买者,那么他不为这两件兽首付款的决定并不会对佳士得公司产生严重影响——虽然它在国际艺术领域方面的声望会受到影响,佳士得不可能起诉蔡铭超违反了合同,通常这种情况的结果是,低价投标者获得拍卖物,而对于某些人认为,蔡铭超的行为可能会影响中国收藏家投资者乃至中国人的信誉和形象。
  法国民众、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主席认为,这是一种变相阻止拍卖的做法。

  


  

  贝尔纳 高美斯(法国民众、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主席):这是一种特殊情况下的特殊做法,很显然,人们不会因为有一个中国人做了干扰拍卖的事情,而认为所有的中国人都会扰乱拍卖,从而对中国人失去信心,这种想法非常可笑。

  解说:虽然各方的猜测和讨论还在继续,但日前《人民日报》发表的一篇评论员文章或许可以让大众跳出事件本身,多些冷静思考。这篇题为“比追索流失文物更重要的……”评论认为,每年我国有大量的文物通过非法途径流失海外。在残酷的现实面前,除了坚决捍卫文化权益,继续通过一切必要途径,追索历史上被盗和非法出口的文物之外,我们目前的当务之急,是要把紧自己的国门,从源头上彻底截断正在不断流失的文物。

保护比追讨更迫切  

  主持人:看得出蔡铭超特殊的这种方式,已经成为了世界舆论关注的焦点,其实我想围绕着圆明园这两件文物的博弈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那么截止到现在,截止到这个神秘买家的现身,你们二位觉得我们在这个博弈当中是赢家吗?
  张鸿:我们首先要知道什么样是赢,就是如果我们想赢的话,其实它是一个目的,我们达到了我们的目的我们就赢了,我们目的是什么呢,应该是这两个铜首能够安全回到国内,这是我们的目的。比如说澳门的企业家何鸿燊,他也曾经买过兽首捐献给国家,他就是在拍卖之前,然后说你们先别拍卖,我跟你们私下里谈,900万卖给我,然后我花900万买下来以后,我捐给国家。这个是和我们目的相同,相一致的一些行为。但是这个行为,蔡铭超的这个行为,我看他和他的目的其实没有那么严格的一个逻辑关系,就是我是不是想让它,达到让它安全回国的这样一个结果呢,最多他是恶搞了对方一番,涮了佳士得一下,自己心里,我们自己心里可能会舒服一点,你拍我的东西,我就让你不舒服,但是他没有达到让它回家的这个目的。
  何帆:我觉得我们不能以一城一池来看得失,实际上我们流失在海外的还有很多要远远比这个鼠首和兔首,它的文物价值要高得多的海外的文物,都在等待着回归到祖国的怀抱。那我们怎么样才能够让它们顺利地回来,这是一个巨大的一个系统工程,而且在这一次呢,追讨鼠首和兔首的过程里头,我们也非常欣喜地看到了一些变化。你比如说过去的时候,遇到这种情况,就像张鸿说的,往往都是一些爱国的商人,自己掏钱把它买回来,然后送给国家。
  主持人:对。
  何帆:那个时候我们看到的更多还是民族的情感,但是我们现在越来越多的看到,除了情感还有理智,我们现在的做法,都在有理有据有结的回应。你像政府,这一次我觉得包括我们的外交部,包括我们的文物局都有非常好的回应,第一我们严正的声明,这是我们自己的东西,而且我们永不放弃。第二个我们不去鼓励大家来参与竞拍,我不跟你玩,我不陷到你设的这个圈套里头来,那么另外我们还看到,这次民间也有很多力量,包括前一段的时候,有一个律师团来提出,到法国来提出来诉讼。尽管他准备的时候,是有一点仓促,那么最后的话,可能包括没有特别好的适用的法律。
  主持人:甚至有人说,他们说他们是明知不可为,而偏要为之。但是这种精神是值得肯定的。
  何帆:对,但是我们毕竟现在是在做一个通过法律的途径,用一种合理的办法来追讨。我想这一条路我们还要继续走下去的,一次我们没有经验,第二次我们就会做得更好,但是我想在这些做法里头,可能不包括蔡铭超先生的这种下策,你可能会说这是万不得已出此下策,但是万不得已的时候,也不是一个出下策的理由。因为我们其实还远远没有到只有这个下策的时候,我们还有很多办法,那比如说我举一个例子来说,在国外就曾经,尽管追讨,从海外追讨这个文物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有成功的经验,你像意大利,就非常成功的从美国有一个在洛杉矶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叫盖蒂博物馆,从那边追讨了大概40多件,原来是从意大利走私过去的这些文物。为什么它能做得很好,有两点,第一,它的举证是非常到位的,这个意大利的警方通过非常仔细地调查,最后把这个整个文物走私的这个过程,弄得很清楚,查出来,说你这些东西原来的时候,80年代走私到瑞士,从瑞士的一个走私商那里然后卖掉的,而且跟我们这个鼠首和兔首比较相似的,盖蒂博物馆最终拍到它其中有一种非常有名的文物,就是一个维纳斯的雕像,它也是在拍卖会上拍卖到的,当时花了1800万美元。那么现在还得乖乖地还给人家,就是哪怕我们这次鼠首和兔首被拍卖掉了,如果我们能够一直去追诉的话,也可能能会把它要回来。
  主持人:对。

  



  何帆:那么另外一个,意大利的经验,意大利的政府一直是态度非常坚定的,如果我限制你一个日期,如果你要是到时间,我们没有办法和美国方达成这个协议的时候,我就要诉诸法律了。所以我想就是我们在追诉海外的这些文物的过程里头,它是一个系统工程,如果我们能够更好地把我们这个组合拳打好,那我们可能才会得到更多的胜利的消息。
  主持人:我们也希望在这样的过程当中,既看到我们的理智,也看到我们的智慧。究竟如何来看待蔡铭超“拍而不买”这样的一种做法,这种做法究竟对于我们所关注的鼠首和兔首的回归,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我们也采访了特约评论员,马上听听他们的观点。
  
  王定乾(台湾著名收藏家 蔡铭超好友):我们站在从事艺术品经济交易和任何一种商业的模式,我们当然并不赞成,完全不赞成这样的行为,这是违反一个公平交易规则的,所以我才一再呼吁,这件事情只能成为一个特例,也是他个人的行为,不可以变成一个惯例。这是我想依法论法,我们是反对的,只能说从他的动机另一份的心情上,这就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技术性流标,他为了凸显国宝的流失和圆明园当年的历史事件,我们可以从这个方面来解释他的行为,那我只能这样说他,其情可悯,这个动机其实可悯的,其行可议,这个行为可能还值得商榷。
  
郑也夫(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我觉得这样的事情,保护自己的文物,自己文化遗产,流到国外希望它回来,像这样一种看法,不要跟狭隘的民族主义结合,它的基点都是一个民族的文化遗产,应该留在这块土地上。而且这样的手段,最终来说不可能成为一种制度性的常规性的手法,不可能以这样的手法来保护中国的文化利益,也不可能通过这种手段,来讨回很多东西,应该有大的手段,而且应该是在世界达到共识,应该形成一种越来越大的压力。
  
   主持人:究竟蔡铭超这样的做法会让我们所关注的文物更早地回归到祖国的怀抱,还是说让这样的一些文物的去向更加的复杂,我们也来听一听网友的心声。下面我们关注的这位网友,他的署名是“小十一郎”,他说“难道能拿他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吗,不认可蔡某的作为,拍卖会成交,你就认可了卖方的价格,相当于你们签订了合同,能返回吗?契约精神我想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是文明社会所必须的。”
  下面署名“豹哥”的网友是这么说,“我不赞成费劲去整这些文物,这次操作的痕迹那是相当的大,那么多媒体,那么多报道,兽首价格想不高都难,传播的效果全都得到了,高手啊!”
  但是确实没有像我们看到,兽首兔首和鼠首能够顺利地回归。
  张鸿:对。
  主持人:这样的一个结果,至少我们到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其实我想在面对我们流失在海外的1700万个文物,我们想我们应该拿出什么样的理性的态度来看,我们也听听二位的观点。
  张鸿:响应国家文物局的号召,不要去捧场。
  主持人:不参与。
  张鸿:尤其是在拍卖的这种场合,我们不要去买,去竞买。因为第一,你竞买了,就认定了他的非法行为是合法的,我们认定了他非法得到的这个东西,通过这个渠道是合法的。第二呢,某种程度上,我们会让它产生爱国溢价,就是这个文物可能本来没值那么多钱。
  主持人:对。

  


  
  张鸿:国家文物局其实专家已经说了,说这几个兽首在80年代的时候就是1500美元一个,现在你说拍到了1400万欧元,所以更多的层面上,我觉得政府层面应该把这个我们像国际上很多国家,讨要我们的国宝作为一个政府战略,它更多的应该变成一个政府层面的通过外交途径来完成我们这个文物的回归之路。
  何帆:当我们这个民族情绪非常高昂的时候,我们往往可能会觉得让兔首和鼠首回归中国,这是要不惜一切代价的,但是这是一种错误的看法,因为我们什么时候,我们资源我们的能力都是有限的,而我们要做的事情是很多,实际上保护文物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工程,因为中国是一个文物大国,我们这个文明是非常悠久的,所以真正要做到保护好中国的文物,我们必须要算好,就是我们要把这些资源如何去分配,我觉得从轻重的次序来说,排在第一位的,我们是要先保护好国内的文物,因为我们现在国内很多文物,现在没有足够的财政去支持它,没有足够的人去关心它。那么另外一个来说呢,我们要切断那些走私文物的黑手,就不能让更多的文物源源不断地都到佳士得去了,到索斯比去了,到国外的博物馆,包括一些私人收藏家那儿去。
  主持人:像刚才我们一个网友说的,要把好自己的大门。
  何帆:对,然后第三一个才是那些已经流失到海外的文物,我们要把它们慢慢慢慢地要让它们都回家。所以我想到,就是我们应该把我们的资源,有一个最优的配置,如果我们只是把我们的注意力,都放在兔首和鼠首上……
解说:事情发生之后,法国媒体给予了高度关注,多个电视频道24个小时都在滚动播出这条新闻。据了解,佳士得法国总部正在起草一份声明,回忆蔡铭超之前新闻发布会上的表态,而更多的专家现在都在争论,蔡铭超违约将会面临怎样的后果,一种意见认为,蔡铭超将面临刑事制裁,根据法国法律的规定,蔡铭超有可能面临6个月的监禁和22500欧元的罚款。也有一些专家认为,他不会受到刑事的制裁,而只是讲受到民事的处罚,在民事处罚方面,蔡铭超将有可能面临巨额的赔偿金。
  鼠首和兔首铜像是圆明园12生肖兽首中,目前所能确定的,仍流落海外的两件,12生肖兽首于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流失,目前对于此事最新的表态,来自于昨天下午召开的全国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的首场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赵启正在谈到圆明园兽首拍卖仪式时,引述法国著名作家雨果的著作说。
  
  赵启正(全国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新闻发言人):有两个强盗走进了圆明园,一个叫英吉利,一个叫法兰西。我希望有一天,法国解放并涤清了自己,会把这抢来的东西送还给中国。
  
文物追讨:在理性与冲动间徘徊

  主持人:这位神秘的中标者浮出水面,多少有一点戏剧性,当然他在新闻发布会上,非常强调的一点说,这个款我是不能付的,也再度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其实他的举动多少有一点出乎人们的意料,我不知道你们二位怎么看?你们会觉得他的做法在你们的意料当中吗?
  何帆:我看不清楚,这个蔡铭超是想做什么?因为整个事件有点扑朔迷离,从他自己提供的说法就有两种,一种是比较高调的说法,因为他说这是一种爱国的行为。按照他的说法,每一个中国人遇到这样的时候都会站出来的。
主持人:能同此心。
  何帆:对。但是后来又有一种说法,通过媒体告诉我们说,为什么他现在不付款呢,因为事情有所变化。因为我们注意到,25号的时候,是拍卖会,但是26号在国家文物局的网站上贴出来一个通知,这个通知是专门针对佳士得的,就说你现在佳士得拍卖的这些文物,如果要入境的话,必须要提供合法的证明,就是你不是偷来的,也不是抢来的。那么这个蔡先生就说,由于我没有办法提供这个证明,这个佳士得没有办法给我提供这个证明,所以我没办法把这个文物搬回国内,所以我拒绝付款。
  那么还有就是我们在媒体里头看到还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种说法说,他是主动的设了一个这样的,设计了这样一个局,据说他在拍卖之前的时候,就非常关注这件事情,然后在拍卖期间呢,就基本上隐身了,而且跟很多收藏家实际上在事先的时候,有过沟通。
  主持人:对。
  何帆:有人是劝他不要这样去做,但是他最后力排众议,还是去做了,明知道这事件是有风险的,但是还是愿意去做。
  主持人:张鸿我不知道你注意了这样一个细节没有,在昨天的这个新闻发布会上,虽然只有短短的五分钟,但是这个主办方,叫中华抢救海外流失文物专项基金会有一位叫做牛宪峰的副总干事,在提到蔡铭超的时候,他说,这是一位令人敬佩的中国人。我不知道您怎么看蔡铭超的做法?
  张鸿:其实这个情绪延续到今天它是有逻辑可循的,虽然它有戏剧性,我相信绝大多数的人,是想到了开头,没有想到结尾。
  主持人:对。
张鸿:因为在最初的时候,我们在拍卖之前也做过节目,开始我们是由官方的途径,向法方,包括佳士得表达了我们的意图,就是这个兽首是不能拍卖的,这是我们中国人的东西,然后呢,国家文物局其实也和佳士得有过接触,然后民间,其实司法途径也在走。
  主持人:还是律师团。
  张鸿:在拍卖前的一天,律师团打了官司,包括更民间的一些行为,在拍卖外边我们也看到新闻,很多法国民众也在那说,说这就是中国人的东西,应该归还,不应该拍卖。所以整个的从官方的到民间的这种情绪呢,也激发了整个中国人的,包括网络,包括媒体进一步的这种爱国的热潮。那在这种情绪下,在它拍卖的那个关键的环节点上,因为他自己也说,他的环节点上,他有这样一个爱国的冲动的举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理解的。
  主持人:我想在昨天的新闻发布会召开之后,蔡铭超作为一个大家猜测当中的神秘买家浮出水面,也一下子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对于他的这个做法很多人都给予了不同的一些评价,我看到一个网络调查,大概有7成左右的网友特别支持他,觉得非常让人大快人心,当然还有3成的网友保留了自己的意见。马上看看我们在网络上做的调查,我们各位网友在这一刻的留言都流露出了什么样的情绪。第一位叫做“意犹未尽”的网友他说,“赞成他的做法,咱们就得忽悠他们,给他们搅局,气死他们。谁让他们抢了东西不还,还让咱们拿钱买回来。”
  再来看一看下面这位网友“泥人”,他的留言是这样的,“能通过正常途径追回是最好的,但有的时候强盗就是强盗,不管过上几百年,强盗也许外表变得绅士了,但强盗的本质未见得会变,对付强盗只有以牙还牙。”
  下面这位“小红帽”的网友说,“如果佳士得拍卖合法的话,那索马里海盗也可以拍卖掠来的东西!”还是有一定的道理。
  我想蔡铭超的这一做法,的确引发了非常多的争议,那么从蔡铭超本人来说,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如他所愿,按照他自己最初的设想来说,他自己会不会遇到一些什么样的事,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在里面呢?
  张鸿:其实刚才新闻里已经说了,就是在法律上他还要面临一些后果,这个后果呢,可能会……
  主持人:仅拍了而未付款。
  张鸿:对,可能会有刑事上的,比如说你有六个月监禁或者是罚款两万多欧元,也可能会有民事上的,如果要是佳士得起诉的话,那民事上的这个责任他应该是跑不掉的,但是现在佳士得这一方还没有任何的表态。然后其实更本质是他个人的一些代价,一些信誉上的代价,你比如说几乎可以肯定,佳士得会把他列为他客户的黑名单,以后可能就没法在佳士得来拍卖了,来竞买了。然后可能会有一些国际知名的其他的拍卖行,也会把你限制,同时呢,也不可避免可能会有这样的一个结果,就是对涉及到中国文物这样一些拍卖,那可能会对华人的买家,可能会有更严格的一些资格的一些限定。
  主持人:何帆你觉得他的做法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尤其对大家所关注的这两件圆明园的文物来说。
  何帆:从蔡铭超本人来说呢,如果这是一个秀的话,这是一个三出,一个是他作为一个拍卖者他比较出位,他这个做法很多人没有想到,你拍下来了,然后你还不付钱,那么如果是作为一个收藏家的话,他的结局很可能就是像张鸿说的,就是出局,以后人家不带你玩了。
  主持人:从这个行当当中消失了。
  何帆:但是作为蔡铭超这个人来说了,现在可是出名,大大的出名,我们刚才也看到了,很多网友对他还是比较力挺的。但是这个结果不论如何的话,可能很难去改变我们现在非常关心的两件文物的命运。
  主持人:对。
何帆:因为现在我们看到,有可能第一种情况是什么呢?就是现在佳士得可能会和蔡铭超一起来谈判,因为如果真的佳士得要向蔡铭超起诉的话,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因为人家毕竟在国内,你要跑到国内这个跨境的诉讼有很多困难。
  主持人:也不是那么方便了。
  何帆:对,有可能会双方坐下来谈判。那么可能这个结果就是最后蔡铭超用比较低的价格,比原来拍卖的价格要低很多,然后把这个铜首买下来,但是这个又会带来一个尴尬,就是买下来之后,他能不能够把这两件文物运回境内,而且如果你最后是蔡铭超买下来的话呢,那么你前面的这些,这些做法,有可能会被有些人认为你在以爱国的名义,在用赖帐的办法,来做一个商业的讨价还价,这个可能会出现一些打折扣。如果是说蔡铭超和佳士得之间没有达成一个共识,有可能会按照这个程序,就是出价第二高的那个拍卖人,他可能会得到。如果是说他也没有得到的话,也不排除在未来的时候这两件文物,有可能再一次出现在一个拍卖会上,所以我想不管如何,至少我们在现在,我们看到我们对于两个铜首对它们的命运我们还是被动的,我们没有办法回天,我们没有办法改变这两个铜首仍然是身在海外的命运。
  主持人:依然是要打一个问号。
  何帆:对。
  主持人:我想在这样一个事件当中,大家看到的新闻事实是一个中国人以3149万欧元的高价拍得了流失海外的文物,然后拒绝付款。那么在事实的背后,我们会有什么样的思考,究竟如何来看待蔡铭超他“拍而不买”这样的一种做法?马上继续我们的评论。
      
  解说:违约是否会引发对诚信的思考,文物追索回乡之路为何难上加难?事件又带来怎样的冷思考?《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好,欢迎各位回到正在播出的《今日观察》节目当中。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和大家关注的是圆明园兔首和鼠首铜像的拍卖事件,在昨天的新闻发布会之后,大家都看到了一个叫蔡铭超的中国人,他自己现身说,我就是大家猜测的那位神秘的买家,但是这样的一个举动之后,我将拒绝付款,因为任何一个中国人在这种时候,都会选择这样的做法,但是他的这个举动同样也引起了各方的广泛的争议和关注,马上我们在网络上看到的两幅漫画呈现给各位,大家来看一看在漫画当中传递出的这一番思考。
  这张漫画的两个主角就是大家所关注的,流失在海外的,而且这次被拍卖的两个圆明园的文物,它们表情大家留意一下,泪水不断地往下流,它们的心声是我想回家,可是还没付钱呢!这是不能让它们迅速地回归祖国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贝尔纳 高美斯(法国民众、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主席):这是一种特殊情况下的特殊做法,很显然,人们不会因为有一个中国人做了干扰拍卖的事情,而认为所有的中国人都会扰乱拍卖,从而对中国人失去信心,这种想法非常可笑。

  解说:虽然各方的猜测和讨论还在继续,但日前《人民日报》发表的一篇评论员文章或许可以让大众跳出事件本身,多些冷静思考。这篇题为“比追索流失文物更重要的……”评论认为,每年我国有大量的文物通过非法途径流失海外。在残酷的现实面前,除了坚决捍卫文化权益,继续通过一切必要途径,追索历史上被盗和非法出口的文物之外,我们目前的当务之急,是要把紧自己的国门,从源头上彻底截断正在不断流失的文物。

保护比追讨更迫切  

  主持人:看得出蔡铭超特殊的这种方式,已经成为了世界舆论关注的焦点,其实我想围绕着圆明园这两件文物的博弈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那么截止到现在,截止到这个神秘买家的现身,你们二位觉得我们在这个博弈当中是赢家吗?
  张鸿:我们首先要知道什么样是赢,就是如果我们想赢的话,其实它是一个目的,我们达到了我们的目的我们就赢了,我们目的是什么呢,应该是这两个铜首能够安全回到国内,这是我们的目的。比如说澳门的企业家何鸿燊,他也曾经买过兽首捐献给国家,他就是在拍卖之前,然后说你们先别拍卖,我跟你们私下里谈,900万卖给我,然后我花900万买下来以后,我捐给国家。这个是和我们目的相同,相一致的一些行为。但是这个行为,蔡铭超的这个行为,我看他和他的目的其实没有那么严格的一个逻辑关系,就是我是不是想让它,达到让它安全回国的这样一个结果呢,最多他是恶搞了对方一番,涮了佳士得一下,自己心里,我们自己心里可能会舒服一点,你拍我的东西,我就让你不舒服,但是他没有达到让它回家的这个目的。
  何帆:我觉得我们不能以一城一池来看得失,实际上我们流失在海外的还有很多要远远比这个鼠首和兔首,它的文物价值要高得多的海外的文物,都在等待着回归到祖国的怀抱。那我们怎么样才能够让它们顺利地回来,这是一个巨大的一个系统工程,而且在这一次呢,追讨鼠首和兔首的过程里头,我们也非常欣喜地看到了一些变化。你比如说过去的时候,遇到这种情况,就像张鸿说的,往往都是一些爱国的商人,自己掏钱把它买回来,然后送给国家。
  主持人:对。
  何帆:那个时候我们看到的更多还是民族的情感,但是我们现在越来越多的看到,除了情感还有理智,我们现在的做法,都在有理有据有结的回应。你像政府,这一次我觉得包括我们的外交部,包括我们的文物局都有非常好的回应,第一我们严正的声明,这是我们自己的东西,而且我们永不放弃。第二个我们不去鼓励大家来参与竞拍,我不跟你玩,我不陷到你设的这个圈套里头来,那么另外我们还看到,这次民间也有很多力量,包括前一段的时候,有一个律师团来提出,到法国来提出来诉讼。尽管他准备的时候,是有一点仓促,那么最后的话,可能包括没有特别好的适用的法律。
  主持人:甚至有人说,他们说他们是明知不可为,而偏要为之。但是这种精神是值得肯定的。
  何帆:对,但是我们毕竟现在是在做一个通过法律的途径,用一种合理的办法来追讨。我想这一条路我们还要继续走下去的,一次我们没有经验,第二次我们就会做得更好,但是我想在这些做法里头,可能不包括蔡铭超先生的这种下策,你可能会说这是万不得已出此下策,但是万不得已的时候,也不是一个出下策的理由。因为我们其实还远远没有到只有这个下策的时候,我们还有很多办法,那比如说我举一个例子来说,在国外就曾经,尽管追讨,从海外追讨这个文物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有成功的经验,你像意大利,就非常成功的从美国有一个在洛杉矶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叫盖蒂博物馆,从那边追讨了大概40多件,原来是从意大利走私过去的这些文物。为什么它能做得很好,有两点,第一,它的举证是非常到位的,这个意大利的警方通过非常仔细地调查,最后把这个整个文物走私的这个过程,弄得很清楚,查出来,说你这些东西原来的时候,80年代走私到瑞士,从瑞士的一个走私商那里然后卖掉的,而且跟我们这个鼠首和兔首比较相似的,盖蒂博物馆最终拍到它其中有一种非常有名的文物,就是一个维纳斯的雕像,它也是在拍卖会上拍卖到的,当时花了1800万美元。那么现在还得乖乖地还给人家,就是哪怕我们这次鼠首和兔首被拍卖掉了,如果我们能够一直去追诉的话,也可能能会把它要回来。
  主持人:对。
张鸿:国家文物局其实专家已经说了,说这几个兽首在80年代的时候就是1500美元一个,现在你说拍到了1400万欧元,所以更多的层面上,我觉得政府层面应该把这个我们像国际上很多国家,讨要我们的国宝作为一个政府战略,它更多的应该变成一个政府层面的通过外交途径来完成我们这个文物的回归之路。
  何帆:当我们这个民族情绪非常高昂的时候,我们往往可能会觉得让兔首和鼠首回归中国,这是要不惜一切代价的,但是这是一种错误的看法,因为我们什么时候,我们资源我们的能力都是有限的,而我们要做的事情是很多,实际上保护文物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工程,因为中国是一个文物大国,我们这个文明是非常悠久的,所以真正要做到保护好中国的文物,我们必须要算好,就是我们要把这些资源如何去分配,我觉得从轻重的次序来说,排在第一位的,我们是要先保护好国内的文物,因为我们现在国内很多文物,现在没有足够的财政去支持它,没有足够的人去关心它。那么另外一个来说呢,我们要切断那些走私文物的黑手,就不能让更多的文物源源不断地都到佳士得去了,到索斯比去了,到国外的博物馆,包括一些私人收藏家那儿去。
  主持人:像刚才我们一个网友说的,要把好自己的大门。
  何帆:对,然后第三一个才是那些已经流失到海外的文物,我们要把它们慢慢慢慢地要让它们都回家。所以我想到,就是我们应该把我们的资源,有一个最优的配置,如果我们只是把我们的注意力,都放在兔首和鼠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