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国糖酒会官方展位预定,酒店预定
2018年糖酒会,第98届全国糖酒会3月在成都召开;2018年成都糖酒会
糖酒会  您的位置  糖酒会首页 >> 糖酒会新闻 >>

中国白酒产业已经呈现“强弩之末”之势

[来源:中国糖酒会网  |  时间:2012-9-17  |  字体:[ ]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全国白酒行业完成产品销售收入3746.67亿元,实现利润571.59亿元,上交税金445.10亿元。除出口交货值外,各项经济指标数据都保持了30%以上的增长速度。

  根据《中国酿酒产业“十二五”发展规划》,到2015年,全国白酒总产量将达到960万千升。

  中国酒业协会理事长王延才接受《华夏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白酒产量年均增长1.5%是建立在2010年总量为890万千升的基础上的,960万千升是以消费需求预测的。”

  不过,“上了高速路”的白酒行业显然并没有按照“规划”前行,在“十二五”开局年的2011年,我国白酒产量就高达1025.6万千升,同比增长30.70%。

  “十二五”初始,各个酒类企业争先恐后地出台了规模庞大的产能规划。根据这些规划预算,到“十二五”末,大部分酒企的销售目标都翻倍增长,届时整个白酒行业产值将突破1万亿元。

  除收入目标外,酒企对产能规划也较为冒进,特别是品牌企业优质基酒产能扩张的速度极快,茅台基酒将从3万千升提高到6万千升,系列酒达到10万千升。而泸州老窖与山西汾酒,超过10万千升的项目都将在2015年计划完成。

  二三线品牌也不甘落后,况且,趁着大环境利好“大干快上”总是可以争取到优惠的政策和较好的市场收益。

  安徽孟跃营销管理咨询机构董事长孟跃给不断上马新项目的白酒企业泼了一盆冷水:“也许很多中小型企业上马的产能扩建项目就是未来企业发展不得不面对的‘成本’。”

  国家限制下的“区域支持”

  白酒产业受政府“惠顾”最多的是四川和贵州。四川提出白酒的发展战略路径为“推动中国白酒金三角共同发展”。“十二五”规划显示,力争川酒在2013年实现2000亿元产值,2015年实现2500亿元产值。按照这一产值目标测算,仅四川一地白酒产值就已与2010年全国白酒销售收入2700亿元接近。

  贵州省发布的“未来十年中国白酒看贵州”项目:“十二五”期间贵州白酒工业总产值确保1300亿元,力争1500亿元;到2020年,占全国白酒市场的份额争取达到20%。

  而在其他白酒产业强省中,“产能竞赛”也在如火如荼地上演。

  在安徽,几乎每一家产能扩建的企业背后都有地方政府的影子。

  正在建设的古井产业园生产工程自2011年9月开工以来,制曲、酿酒、灌装、勾储车间和曲库、糠库、工作塔等主体工程已经全面开工,总建筑面积达25万平方米,古井贡酒公司投资1.35亿元用于优质基酒酿造技术改造项目,项目建成实施后,优质基酒产能将增加8000千升/年。

  安徽省亳州市政府领导人多次带队考察项目进展,亳州市市长沈强表示,古井集团是亳州市顶天立地的大企业,产业园是亳州市工业建设一号工地,是亳州市振兴白酒产业的重要支撑,对于徽酒的复兴有着重要意义。

  同样被当地政府给予厚望的还有安徽金种子集团,其在“十二五”期间,规划1400多亩土地用来筹建集白酒生产、酒文化博物馆等人文景观为一体的金种子生态产业园,并加快推进“两个基地(曲酒酿造基地、曲酒储存基地),三个中心(白酒灌装中心、营销与物流中心、研发品控中心)”项目建设,预计金种子到2015 年收入将达到或超过40亿元、净利润有望超10亿元。

  为了确保项目的实施,政府相关部门责任人甚至将办公地临时搬到了企业中,进行现场办公,其用心程度可见一斑。

  而国家在2005年就取消了白酒生产许可证审批,2011年6月起实施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中,将白酒生产线、酒精生产线列入限制类目录。

  显然,对待白酒产业,国家的宏观政策是“限制”,但在各级地方政府的小环境中却是“支持”,这看似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实则是一道博弈题。

  泸州老窖集团总裁张良认为,“扶优限劣”的产业政策有利于引导行业的健康发展,随着技术水平、生产设备落后的小酒厂被自然淘汰,白酒行业必定会趋向“品牌企业、优质产品、原产地”的三集中。

  对于白酒业有没有“大肆扩产,高速扩张”的问题,古井贡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梁金辉持谨慎态度。他认为,“古井制定的跨越式发展的目标,以及正在建设中的白酒产业园符合企业的发展战略。我们既不能盲目冒进,把企业推进万丈深渊,也不能畏首畏尾,失去古井作为中国名酒最后一次腾飞的机遇。”

  很多行业人士担忧白酒产能过剩时,不少企业则认为自己是在“以销定产”。

  “产能建设一是满足企业现有需求,二是布局未来,为企业的持续性发展打好基础。”安徽宣酒集团董事长李健在接受《华夏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整个徽酒的产能本来就无法满足企业自身的需求,所以,产能瓶颈问题要区别对待,对徽酒来说,并不是个问题。”

  事实上,国家宏观的产业政策在于提高白酒产业的集中度,使得名优企业更加强大,并逐渐淘汰部分中小企业,然而,由于白酒企业独特的地理区位加上近几年白酒行业利好的趋势,使得更多的区域性白酒企业活得“很滋润”,也就无形之中激发了当地政府的“政策偏好”。

  白酒产业目前的整体状况是产能持续性增加,而且总产能已经趋于饱和状态,这显然是很多企业并不想面对却又无法回避的事实。

  原酒企业首当其冲

  2012年3月25日,安徽迎驾集团总裁倪永培率队来到四川宜宾南溪区进行考察,此行的重点在于就迎驾集团在九龙食品工业园区的选址建厂等相关事宜进行洽谈。7月23日,稻花香集团投资3亿元建设总占地面积约240亩的黑龙江稻花香产业园,主要进行白酒生产酿造和农副产品收购、加工、销售,并以此为基地全面辐射东北市场。

  白酒企业的“圈地运动”折射出了行业一个公开的秘密,就是对原酒的渴望。

  在今后的几年时间内(基本上是“十二五”规划末期),大多数酒类企业的产能将会逐渐开始释放,之前困扰企业的“原酒”问题也会逐渐得到改善,对川酒的“依赖”程度也会逐渐降低。

  实际上,很多原酒企业的日子并不好过。以四川为例,随着四川省内企业纷纷扩建,省外企业陆续入川建厂,另起炉灶修建自己的生产基地,截至2012年3月,邛崃“中国名酒产业园”已入驻名酒企业20家,包括总投资20亿元的湖南金六福酒业、总投资6.5亿元的重庆诗仙太白酒业、总投资2.6亿元的河南赊店酒业等。

  正是看到了原酒行业的疲惫态势,国内最大的原酒企业四川宜宾高洲酒业早早就开始创立自主品牌。据高洲酒业公司董事长杨永祥介绍,未来,自有品牌金潭玉液要成为全国知名品牌;高洲还将打造全国最大私人酒窖,为客户代存原酒。

  显然,伴随着新一轮产能扩建浪潮,传统原酒企业面临着内部竞争压力和利润被摊薄的风险,品牌无优势的不利态势逼迫原酒企业推出自己的品牌,无疑,这又加剧了白酒市场的激烈竞争。

  恶性循环也许就此开始。

  任何行业都不会出现持续高速扩张而没有波折的态势。问题关键在于,对行业发展趋势的预判和趋势节点的把握。

  中国白酒产业“连续十年强劲增长”,未来十年怎么样?其在上一个十年给行业带来的高速发展态势,已经呈现“强弩之末”之势,整个行业在很大程度上是在依靠着上个十年的发展惯性在前进,一旦惯性消失,危机接踵而至。

  现在看来,很多白酒企业已经走到或者临近这样一个节点上了。